易配网 - 手机资讯、时事新闻、网络资料 - 书展策划方案_书展_资讯导航。手机新闻导航
你的位置:易配网 > 手机资讯导航 > 书展策划方案_书展_资讯导航

书展”相关资讯


书展策划方案_书展_资讯导航:书展,即图书展览会的简称。有时还指书法展览。

今天,人们为什么去书展?

书展人多,想必不少人都曾领教过。但如今在地铁上多看到对着手机屏幕阅读的人,而近年来又有大片大片关闭的传统书店,我做好了自己将要去一个今不如昔的上海书展的准备。然而友谊会堂门口排队的阵势却还是着实令人震惊。

在这个碎片化、电子化阅读已经渐成普遍趋势的当下,何以依然有那么多人愿意冒着骄阳或暴雨去书展呢?揣着满腹疑窦,我试图从乌泱泱的书展人群和书海中寻找答案。

在书展,人们看什么书?

在书展逛一圈下来,就能对人们在哪些书面前逗留久、哪些书无人问津有个大致的了解。前段时间风靡全球的以色列作家尤瓦尔?6?赫拉利新书《未来简史》以及前作《人类简史》是中信出版社在本届书展上热推的,引来不少读者驻足翻阅询问,一个看起来只有10岁的孩子指着《未来简史》问他的父亲:“《人类简史》也是他写的对不对?”除此之外,中信还大力宣传着Facebook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的新书《另一种选择》。这似乎表现出了同网络上知识热点的高度重合性:人们关于科技、未来的高度好奇和求知欲,以及对于自我提升的愿望。

上海译文出版社的展位前同样人头攒动、源源不绝。一位母亲带着即将上小学五年级的女儿站在村上春树的作品系列前犹豫不决。她说,自己的女儿从小就阅读广泛,哪怕是不感冒的历史类题材,她也会刻意念给女儿听,“阅读的根基一定要在小时候培养好”。

上海译文的编辑顾真表示,村上春树系列是该社多年来长盛不衰的“销售冠军”,不过在今年书展上,他们主推的则是法国作家J.M.埃尔的福尔摩斯“同人小说”《福尔摩斯症候群》,以及由《生活》月刊编著的“中国文艺百人语”《珍物》,前者请来了作家自己与福尔摩斯迷展开多场互动,后者则有音乐人李宗盛亲自站台宣传,均受到了书展读者的热捧。此外还有全套引进的雷蒙德?6?钱德勒作品集,以及出书速度缓慢但在男性和中老年读者群中颇有受众的“译文纪实”系列非虚构作品,“(纪实系列)今年的新书是《慕尼黑的清真寺》和《东北游记》”,顾真说着把一本《慕尼黑的清真寺》递给我看,和该系列的其他书一样,封面采用的是纪实性的摄影照片,与其素来精美、简约的文学装帧大相径庭。我想,这也暗合了近些年来国际上各大文学奖的趋势。随着当代世界前所未有的全球化进程和因此产生的各种现实紧迫问题,作家对人类当下境遇的观察和体恤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倾向,涌现出大批优秀的非虚构文学作品。例如白俄罗斯记者和作家斯维特拉那?6?阿列克谢耶维奇就是凭借对阿富汗战争、切尔诺贝利事故等的“苦难和勇气的复调书写”而获得了201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固然新书和新版书满足了人们阅读的新鲜感,但传统意义上的纯文学作品也不示弱。顾真指着在壁柜上排放整齐的译文经典作品系列说,“其实我们的名著经典也一直很受学生党的欢迎。这些作品几乎自首版以来就没有做过改动,其版本、译者都依然是上世纪以来的风貌。”

与之相似的是我在商务印书馆的展位前看到的景象。几名中学生认真地在“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前讨论着自己看过哪本,有着怎样的阅读体会。令人想到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中描述的中学时代:“我们在原先坐着埋头学习的课堂上已听不到什么新的内容或我们觉得有知识价值的东西,而课堂外面却是一座令人产生无穷兴趣的城市,有剧院、博物馆、书店、大学??我们那种被压抑的求知欲、那种在学校里无法满足的对知识世界、艺术世界、人生享乐的好奇心,统统如饥似渴地转向学校以外发生的一切。”

读书人变少了?还是增加了?

在和世纪文景副总经理王玲闲聊的过程中,她指出了一个也令我十分困惑的问题:为什么明明觉得自己周围已经很少有人读书了,可是出版方的图书销量其实却并没有太大减少?现在想来,这种观念本身可能就是一种“幸存者偏差”,书籍和知识的拥趸从来就没有减少,学者和书商固然是忠实的阅读人,但在各行各业的工作者中也都不乏爱好者。在美国记者和作家盖伊?6?特立斯的作品《被仰望的和被遗忘的》及《王国与权力》前,一名女士认真地向她的同伴介绍两书:“看了这本(《被仰望的与被遗忘的》),就知道之前在朋友圈很火的《在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是怎么写出来的了。这本关于《纽约时报》的是这位作家的成名作。不过就他的语言风格而言,我建议你去读原著会更好。”王玲说,《被仰望的与被遗忘的》是他们在今年3月推出的,但不到半年时间内已经加印了两次。此外他们还大推获得今年美国国家图书奖和普利策奖的科尔森?6?怀特黑德小说《地下铁道》,由于奖杯光环,也在其今年的热销榜单中。

要真正做到“全民阅读”其实很难,但是“就好比上海书展,它借鉴了香港书展的模式,从展位到活动,都实现了对普通市民完全零门槛开放,这是我们在内地其他地方很难看到的情形”,王玲这样说道。

图为香港书展

事实上,根据主办方的数据,上海书展在2007年前后的参展人数约为20万左右,到2012年上升到32万,去年人数则超过了40万人次,而书展上的各类活动则从最初的170余项增加到今年的超过900项。与此同时,有着27年历史的香港书展在今年则吸引了近100万读者,将之与两城的人口数据进行对比(上海有2400万人口,而香港有737万),上海书展依然显示出很大的提升空间。

20日,在智利诗人罗贝托?6?波拉尼奥的诗集《未知大学》中文版首发分享会上,一位年仅14岁的小男孩表示,自己是特意从杭州赶来追随其“偶像”的,虽然原作者已经早年离世,但国内每出一部他的新作品,自己都会去看。

这么年轻的读者,是否真能读懂波拉尼奥的作品?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想来在少年人的眼中,这些文坛巨星也自有其独特的光芒。

由世纪文景策划、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6?胡赛尼的《追风筝的人》自2006年在国内出版以来,已经从畅销书成为长销书。

在科技时代,图书的未来会怎样?

“电子书阅读越来越普及,作为出版商会不会感到担心?”我把这个问题抛给世纪文景和上海译文的两位负责人,他们的回答却惊人地相似:不担心。一方面,现在越来越多的出版方在策划图书时,都会考虑到纸质书和电子书两方面的销售渠道,另一方面,虽然电子书的销量呈上升趋势,但总体而言读者依然更偏好纸质书。可是也有很多人,如亚马逊总裁贝佐斯,曾预言纸质书会最终走向消亡,也不担心?“我认为不是这样的”,顾真举出了黑胶唱片的例子,“黑胶唱片的音质是CD和流媒体播放无法比拟的,这是它能够回归的重要原因。书籍也一样,一些人可能会使用电子书阅读,但很多人表示他们更喜欢纸质书,因为阅读的‘质感’不同,并且作为书架上的收藏,可以随时翻阅。”王玲则表示,不管是纸质书还是电子书,更重要的是书的内容质量,“只要有读者愿意读,哪怕这个受众群很少,我们也愿意去出。”

意大利作家、符号学家翁贝托?6?艾柯曾在其演讲《书的未来》中指出,“电脑通讯跑在你前面,书却会与你一同上路,而且步伐一致。??事实上,尽管新技术设备层出不穷,但旧东西并未因此全然消亡,汽车跑得比自行车快,但并没有让自行车销声匿迹。而在文化史上,也从来没有一物简单地杀死另一物这样的事例,当然,新发明总让旧的发生深刻的改变。”

这或许也能印证到关于书的另一个话题——书店上。虽然近些年出现了大批传统书店的“关门潮”,但同时,各具特色的独立书店却正大张旗鼓地进入市场,如果说传统书店卖的是阅读内容,独立书店卖的则是“氛围”。以在台北起家、广受读书人追捧的诚品书店为例,除了卖书,它还衍生出了咖啡厅、餐厅、画廊、电影院等多元业务,满足了读者在进行阅读活动时的多种需求。而氛围式阅读之所以能够形成越来越普及的趋势,究其原因依然是人们对阅读本身的兴趣。

至于人们所读的内容,在未来会发生什么变化吗?一个明显的趋势是科幻作品的增长。在书展“文学对谈:从科幻阅读到科幻创作”活动上,科幻作家陈楸帆表示,相较于那些“陈述”以往的文学作品,科幻小说是面向未来的,让人以未来为起点,反思是否要坚守现在的生活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讲,张新颖教授在回答“人在哪里可以变得美好”时,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人们通过阅读、作家通过写作,将自我的边界不断向外推,从而看到自己的不足并加以弥补。

当不少人开始担忧科技时代的新媒体对文学批评设置的障碍时,青年批评家木叶的观点值得所有人借鉴:“现代科学技术十分微妙,AlphaGo再厉害也无法脱离其设计师,如果有一天它们有了自己的主体性,它们会让科技更先进,让生活更美好,让残酷更残酷,让美好更美好。”

关于书的未来,也许就像美国科幻作家威廉?6?吉布森说的:未来早已到来,只是还未普及。

“书展”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据报道,每年7月,香港书展已成为华语文化阅读界的一大盛事。因香港的独特背景,使两岸三地的出版商可同时参展,亦吸引部分来自东南亚和其他国家的出版商参展。

报道称,2018的书展以“爱情文学”为年度主题,聚集全球37个国家及地区逾680家参展商,规模更是历年之最。据主办方香港贸易发展局副总裁周启良指出,2018年书展破纪录的参展商总数较2017年上升1.5%。

相较于国内书展主办方大多为地区文化主管机构,香港书展偏于商业贸易的香港贸发局打理操持,是专责推广香港对外贸易的法定机构,服务对象包括以香港为聚集地的贸易商、制造商和服务提供商。

随着内地对全民阅读活动的推广,各地举办书展的热情高涨,除了上海书展和今年崛起的江苏书展及转型成功的数博会,同时参展的出版社更多是围绕推介新书而举办读者见面会,在动机上会更加急功近利。这也是内地书展难以突破香港书展的原因之一。

书展的真正意义是文化的传播。在身处图书购买方式愈加便捷的时代,当下书展的最大价值已非卖书,而是文化交流与发声平台;在“共享经济”的趋势下,文化更该扮演交流分享的角色,让更多读者、更多好书聚集在书展大平台上,最终还能释放出最大的文化创意能量。

世界四大书展都包括什么

世界四大国际书展为法兰克福书展、伦敦书展、美国书展、波隆纳书展。

法兰克福书展是德国举办的国际性图书展览。展览宗旨:允许世界上任何出版公司展出任何图书。参展者的主要活动是展示图书、洽谈版权交易、洽谈合作出版业务。1988年之前每两年确定一个主题。确定主题,是为了解各国出版该主题图书的情况。每年选择一个国家作为特别嘉宾国(主宾国)。书展为来自世界各国的出版商、代理商以及图书馆人员提供一个洽谈版权交易、出版业务及展书订书的场所。
伦敦书展于1971年由英国工业与贸易博览会公司创办,是仅次于法兰克福书展的世界第二大国际图书版权交易会,也是每年欧洲春季最重要的出版界盛会。伦敦国际书展主要属于版权型博览会,被众多业内人士认为是版权交易的最重要的春季国际书展,是各国出版商进行版权洽谈的重要活动场所。展览以业内人士为主,资深人士主持的专题讲座、多种学术交流活动,最新论题的研讨会等更强化了其专业氛围。伦敦书展为图书经销商、版权商、出版商和印刷商提供了一个完美的贸易平台,并使每位参展人员获得最大化的信息资源。
美国书展是全美最大的年度书展,其前身是美国书商协会会议与贸易展销会,原仅为美国出版社对全美书商的一项采购性书展,后发展为所有英语国家共同参与,进而演变成具有版权洽购及图书订购双重功能的书展,其功能主要为版权贸易国零售。本书展被誉为全世界最大的英文书籍展示活动,同时也是美国最大的图书交易场所。有业内人士说,这里的编辑虽没有法兰克福书展多,但能拍板版权的人都在这里。
意大利波隆那书展以高度的专业性著称,并以展示业界最新动态以及全面俯瞰出版业产品而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出版商。专业性从分类的周到可以看出:展方、译者、插画作者乃至游客都有不同的日程和场地安排:文学经纪人中心是国际出版商之间洽谈业务的重要场所;图书展览中心吸引着世界各国优秀的插图画家,在此拿出自己的得意之作。

热闹的书展背后如何多些冷思考?

持续一周的上海书展在流光溢彩中闭幕了。15万余种图书、500多种首发新书、100个分会场、1150余场阅读文化活动,将书展比喻为一场精彩的文化盛会,一点也不为过。对于这张日益成为上海文化品牌的活动,人们已经给予过足够多的掌声和赞誉。但在热闹过后,上海书展最缺乏的,恰恰是一些冷思考。

阅读,本是一项私人化的活动。若能营造出一个安静、舒适的环境,将有助于读者迅速进入阅读状态。可在上海书展中,这无疑是一种奢望。随着近年来书展规模的不断扩大,前来参观的人数也呈几何倍数式增长。在拥挤的人群中艰难前行时,总给人一种正身处繁忙的步行街的错觉。

而上海书展日益高涨的知名度,也使前来参观的读者群体更为多样化。分属不同群体的读者聚集在一个诺大的展厅中,形成某种程度上的冲突,似乎在所难免。指望对会场中的一切都感到新鲜不已的孩子,和一心只想搜寻一些好书的专业读者,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安无事、和谐相处,看起来并不太现实。平心而论,上海书展的组织工作已是相当出色,可人声鼎沸的会场和静心阅读之间的裂痕,变得愈加明显。

值得一提的,还有每年书展中的活动清单。去年的上海书展举办了948项活动,已让人惊叹不已。今年,1150余场活动再创新高。掐指一算,为期一周的书展,每天都有164场活动。文化明星们抓住难得机会亮相,固然是好事。但如此高密度的活动安排,难免给人一种走马观花的感觉。现场嘈杂的氛围加之嘉宾程式化的发言,为书展增添了浓浓的形式主义色彩。

按理说,书展唯一的主角应该是图书。可扪心自问,500多种首发新书,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又有几本?在各大出版社精心布置的摊位上,图书种类繁多,却显得鱼龙混杂。五颜六色的绘本、成功学读本、教辅课本、各色心灵鸡汤甚至还有手抄佛经满坑满谷,不禁让人感叹,快餐式阅读的时代真的来临了。诚然,图书市场不该拒绝多元化,书籍也并无绝对的高下之分,但严肃读物逐渐退居二线的趋势,正在将书展不断推向娱乐化的道路。

一个略显冰冷的现实是,阅读对国人而言仍然是奢侈品。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2017年7月公布的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在国民对个人阅读数量评价中,只有1.7%的人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很多,有45.2%的人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很少或比较少。同时,网络世界中一直流传着中国与欧美国家在人均阅读量方面差距巨大的说法。虽然数字的准确性有待考证,但国人对阅读这件事兴趣并不大,应该是真实的情况。

正因如此,上海书展,包括在全国各地举办的其他书展,能够成功吸引到众多读者,称得上功德无量。但是,如果人山人海、其乐融融的场面就是主办方追求的唯一目标,恐怕会使书展在未来走上弯路。说到底,让老百姓回归阅读,爱上阅读,才是书展的真正价值所在。如何让上海书展返璞归真,不忘初心,将更多好书奉献给读者,而不是把眼花缭乱的趣味性活动当作卖点,或许应该成为一个更受重视的议题。

在游览上海书展的过程中,每每经过书摊时,总能听到工作人员吆喝“打折”的叫卖声。书价的下降并未使我感到丝毫欣喜,原因很简单,比起各大电商平台的打折力度,书展上的优惠实在微不足道。工作人员之间的对话,倒让我心头一沉:“这书,也只有现在卖得还行。”

依我看,如果出版行业不能摆脱夕阳产业的阴影,做书仍然只能依靠出版人的情怀,那么一年一度的书展充其量也不过是灵光一现罢了。要让阅读真真正正成为国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不应该满足于书展的热闹一时。或许,在给上海书展不断戴上高帽的当下,是时候泼一些冷水了。

来源:长城网

上海书展几号结束,晚上开到几点,地址多少?有如何过去的方法吗?

时间:    8月16日-22日9:00-21:00(20:30停止检票)

售票点:上海展览中心2号门、3号门、6号门。上海书城及新华书店网点。

展览地点:上海展览中心

门票:日场10元、夜场5元,全场图书8折优惠。

我与书展观后感四百字

上海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书展,场面真是热闹非凡。如此炎热的夏天,竟这么多人来看书,我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在这个信息爆炸的网络现代化时代,还有这么多人不泡在网上而看喜欢读书的。
走进书展,全国各地出版社几乎都到齐了,带着他们的畅销书和新书等来参展,在这“书海”的世界里,让我感受到现代出版业的高度繁荣。忽然瞥见了“世纪出版”那块有个角落有个小人书摊,居然有好多小朋友都安安静静坐着看小人书,看到这情景,我也似乎回到了小时候,一放学就去小人书摊看书。在上海人美出版社 的场地也占有很大比例的小人书再版物,买书的人很多,可见连环画在书业中还是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这也更让我坚信小人书在人们的心中还是有那个特殊的地位。

为弘扬民族传统文化,促进校园文化繁荣发展,展现广大师生高雅健康的艺术才情和积极向上的精神面貌,我校在11月1日举办了首届师生书画展。展出了全校师生优秀作品230幅,其中学生作品154幅,教师作品76幅。内容包括水彩画、剪贴画、国画、木刻画、书法、摄影、十字绣等。 11月3日,学校组织六年级学生去文化广播中心参观书画作品展。我本带着一种沉重的工作心情去到展厅,但当我到达展厅后,我的心情马上激动起来。哇!展厅里挂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画影作品,令我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方桂珍老师几幅工笔画:《微笑》、《三月红》、《遐想》、《树下》,画中的人物描绘得那么温雅娴静,他们姿态像貌眼神各不相同,但都气质高贵、清纯无暇,心灵未被世俗世故扭曲和污染,令人顿生不忍亵渎的爱怜之情。 这时家长带着学生陆陆续续进场了,我带着几位学生、家长到处望了望,看到了各式各样的画,内心开始感起兴趣来。我仔细观望着每幅画,我发现每幅画笔法都苍翠有力,画的使人觉得实有行云流水,笔走龙蛇之感!让人感到艺术的博大精深,令我感到自豪!再看到同学们的画,那更不用说了,画的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我们又来到书法作品展区,一个个毛笔字清秀俊逸,透露着深深的文化气息,同时也激起了我对书法的兴趣。我又仔细一看,这些书法作品的作者竟然是年龄那么小的孩子!真是为他们感到自豪。一位家长观看完这些作品,不禁地赞叹到:“河田小学能够举行这么大的书画展,真不简单呀!”我听了,心里乐滋滋的。 看完了书画展,我感觉很不错,能欣赏到艺术,能看到辛苦的杰作,能看到缤纷色彩的世界!同事们和学生们的那些杰作,使我的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仰慕之情。我不禁想起了自己,与他们相比我实在是太惭愧了。也许我该身体力行地多看多走,刨除自己的狭隘,认真汲取知识的养分,在文化的海洋中徜徉!

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还望采纳~~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由 易配网 www.yiper.org整理。

手机大全
手机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