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配网 - 手机资讯、时事新闻、网络资料 - 恼人的雨_恼人_资讯导航。手机新闻导航
你的位置:易配网 > 手机资讯导航 > 热点 > 恼人的雨_恼人_资讯导航

恼人


恼人的拼写法读后感,急

苹果树上的外婆第二章:恼人的拼写法

当我看到站在雪中的狍子,
我的内心感到不安。”
安迪小声嘟囔着,就像贝洛在有人打扰它时发出呼噜声一样。这只湖边的狍子与安迪有什么相干?如果母亲因为这只狍子站在雪中而不是站在苜蓿地里而心中不安的话,那么让安迪坐在走廊上练习长“e”的拼写法而不是坐在苹果树上,就更让他痛苦了。
母亲说:“现在轮到长‘o’了。你知道什么是昆虫中的懒汉吗?”
“雄蜂!”安迪迅速地回答,“除了与蜂王婚飞之外,它什么都不干。父亲给我讲过。”
“对,懒汉就是指游手好闲的人。你写这个单词时要记得加上‘h’。现在你写:
懒汉应该身居皇位吗?
人们应该用皇冠来酬报他们吗?
人们还是应该用大炮把豆子射向这些懒汉呢?”
母亲的这些滑稽诗是从哪儿来的?“这是我的秘密!”母亲说,“你不认为写一首诗比简单地写Lohn、Ton、Sohn……更有趣吗?”
安迪耸耸肩膀。只要是拼写法,不管是不是诗,安迪无论如何地不会认为是有趣的事。他慢慢地写着:“懒汉应该……”他停下来。
“‘皇位’这个词有‘h’吗?”他问。
“是的,可这个字母出现在前面,这个‘h’紧跟着‘T’。”
“可恨的‘h’!”安迪恼怒地说,“我永远也记不住它!”
母亲承认,这确实有一点点可恨。安迪问母亲他写完这两个“懒汉”之后是不是可以走了。但是长“o”后面又轮到长“a”了。
鳗鲡在套子里说:
大厅里没有陈设。
最后一次我在山谷里
向钢柱问候。
安迪又像贝洛那样发出一阵呼噜的声音。母亲笑道:“如果你还呼噜,你可以马上接着写:
这个‘a’是安迪的烦恼,
无论是长的,还是短的,
对于他来说都一样。”
“完全一样!”安迪点点头。“我写完了吗?”安迪问,因为还有一个“u”没听写完,这个字母同样很容易出错。
母亲同意他们下次再做这个“u”的练习,不过安迪必须把他出的错儿算个总数,自己给自己打分。他得了“3-”。然后他改正错字。
当安迪把练习本放进书包的时候,母亲问他:“你想知道这些诗的秘密,以作为对你的奖励吗?这些诗出自你的外婆之手,就是钢琴上摆着的那位。当我还是小姑娘时,像你一样总写错字。她每天让我听写她的短诗。‘一大群欧椋鸟带着皮毛飞上天空’,全是这样离奇的句子……我总是急于想知道,她在第二天的练习中会想出什么花样来。最后,在按照拼写法规则书写方面,我在班上总是最好的一个。”
安迪可没打算成为“最好的”。每天听写诗——噢,不!他可不想!如果当时对母亲来说正确书写也很难的话,那么安迪大概是因为母亲的遗传才总写错字的吧?这么说来,安迪写错字或许就不是他的过错了。
安迪背着自己的书包走进寝室。当他从钢琴旁走过时,抬头望望外婆的照片,外婆幽默地微笑着——似乎安迪不得不为她那些狡猾的诗句所折磨,使她很开心。
“喂,等一下,外婆!”安迪跑进了花园……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由 易配网 www.yiper.org整理。
更新时间:2019-10-22 19:27:12